【结婚魔咒】露中真的不适合结婚= =

三次元乱入一下,当作事先声明:

发这篇博文的时候 其实内心一直有些纠结 关于近代史有一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悲催感觉

而这篇博文牵涉到的内容有敏感和争议之处

所以各位看官请不要对这篇文过于认真,好歹这里是2.8次元的地儿。

我尽量只往浅里说 仅供mina桑补全历史和APH脑补所用,不过既然代入了APH,前提如果是三观不正,我也会一巴掌

抽飞的。

历史相关,所以可能有些枯燥,并且这个人对于正文只打算名词自重而不APH带入,也尽量不吐槽。

以上,如果没有问题的话。

那么,我们开始吧。
露中之间有结婚魔咒,这个不少人都知道,应斯冥酱的要求,特地来补全说明一下【结婚魔咒】是怎么回事。

回顾近百年来的中/俄关系史,就会发现一个最起码的事实,那就是中/俄两国曾三/次签/订/盟/约,即三次结/盟。这三次盟/约是中/俄两国分别在

1896年6月3日签订的《御/敌/互/相/援/助/条/约》(即“中/俄密约”),1945年8月14日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和1950年2月14日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

1.1896年的中俄结盟,是被定义为一场苟且的闪婚。

促成这次结婚的一个理由就是:共同对抗日/本。

1896年5月18日,当时清/朝/特/使李/鸿/章到达沙/皇俄/国旧/都莫/斯/科,出席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礼。当时沙皇俄国给予了这位特使一切可能的待遇。

根据美/国记者的报道,其排场仅次于加/冕典礼的主角沙/皇/夫/妇的入城仪式。而他几乎是嘉宾中唯一的非皇室成员。

当然,当时的沙/皇/俄国,以这样的待/遇寻求的是更深层次的利益,“借地修路”,借中/国之地,修俄/国之路,西/伯/利亚铁路可以从赤塔直线通向海/参/崴,所“借”之地归俄/国所有,并可以派/兵/驻/守。

在这个如意算盘之外,一道精美的包装打动了中/国/人的心:中/俄/结盟,对/抗/日/本。

而甲/午战败后,中/国太需要朋友了。

俄/国主导的三/国/干/涉还/辽事件,在中/国/朝/野赢得了广泛的尊重和感激,甚至也引发了清/廷/外/交战略的大调整。中/国的外交由“一/体/拒外”变为“有/联/有拒”,

而“联”的对象,首先就是俄/国。(虽然事后诸葛亮们是知道干/涉/还/辽的真相的= =)

更多的细节,我们不谈了。有兴趣的亲可以自行研究?(其实是塞不下那么多内容啊,这博文- -)

在此只说说笔者的一些看法:

首先,这次结盟是有着现实意义的,先抛开沙皇俄国的一系列对于中国的私心不谈。

当时的俄/国,与日/本已经是闹翻了天,干/涉/还/一件事,已经触痛了日/本的利益,并且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本人对于日/本也有一些私人怨恨(此处不过多蔓延)。

而诚如上文所言,当时的中/国的确非常需要朋友,我们抛开清/朝末期ZF的懦弱卖/国姿态不谈,确实也到了放下身段,

主动参与国/际事务的时候了。



但之所以成为密约,确实是当时不得不避嫌。

当时李.鸿.章.在俄.国的长时间逗留,令西.方各国嗅到了中.俄之间正在发生某种大事。

这一时期的西.方报纸,都充斥了对中.俄密约的猜测,以及两.国政.府对此的坚决否定。

(历史啊,总是惊人的相似,你说这被围观和极力否认的场景,怎么这么眼熟= =)

总之。

中/俄/密/约的顺利签订。

但中/俄密约墨迹未干,沙/皇/俄/国突然翻脸,先是和德/国一起演了出双簧:

德/国借口要为被“暴民”杀害的传教士讨个说法,出兵胶州;

俄/国以协助中/国为名,随后派出军/舰占据旅/顺/大/连。

而之后的日/俄战争,其实可以看做是这次结/盟的完全失败。




史家一般认为,在中/俄密约一事上,中/国被暗算了。

中/俄结盟,对俄而言未必是权宜伎俩。


以下引用一部分,算是治愈(?):

孙子兵法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攻”

在甲/午战争“伐交”层面上,日/本正是在英/日条约修订后的次日,才敢下达向中/国开战的总命令。而英/国扶持日/本的目的就是遏止俄/国。
作为反制,中/俄结/盟对俄而言是必然的战略选择。
英/国报刊上就有评论认为,李/鸿/章被俄/国/人的甜言蜜语所骗的想法是幼稚的,中/俄/结/盟完全是有利双边的选择,新/经重/创的中/国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其实每次结盟几乎都是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这大概就是宿命?)

维/特/则认为,俄/国执政者后来的短视,破坏了中/俄/密/约的战略意图。
他直率地指出,俄/国强占旅/顺大连的“侵/夺行动,实为反条/约,达到极点”。

他担心如此背信弃义,将刚赢得的中/国对俄好感一扫而空,对俄/罗/斯极为不利。为此,他与军方进行了激辩,甚至要求俄/军立即从旅/顺大连撤军,用实际行动赢回中/国/人的谅解。

维特的担心成了事实,俄/军的铁蹄令中/国/人、尤其是李/鸿章/承受了前所未有的被出卖、被愚弄的痛苦和愤怒。

经此创痛后,中国的外交再度由“有联有拒”往回收缩,但不只是退回到“一体拒外”,而是“一体仇外”,终于爆发了玉石俱焚的义/和/团运动。

在随后的日/俄战争中,尽管清/政府宣布中立,但无论朝/野,都一边倒地站到了日/本的一边。

以下引用原著是《国/家/历/史》哦- -:

一段以海誓山盟开始的浪漫情感,本可以发展成相濡以沫的模范婚姻,却在野心者的短视中成为了苟且的偷情。
中/俄之间从此注定了挣扎在互不信赖却不得不时时勾肩搭背的孽缘之中。





2.雅/尔/塔/协/定与中/俄/友/好同/盟条约

这次的结盟,其实多少有些无奈?因为它其实是冷战外交博弈妥协的产物。

转载一段,比我说的清楚的多= =:

ww2后期,由于苏/俄在欧/洲战场获胜,美/国希望早日对日/本作战,中/国分量为之减低。

1944年,湘、桂的军挫,中/国更被轻视。美/国军方预计欧/洲战事结束已为期不远,击败日/本尚须相当时间,为减少美/国的生命牺牲,必须苏/俄参战。

如要苏/俄参战,则须予以报酬,亦即给一部分中/国权利,如此又可望稳定中/俄关系,避免美/国卷入中/俄纠纷。

否则苏/俄于击败德/国后,转而对日,可能将占/领地区移交中/共,苏/俄在远/东将取代日/本的地位,对于

美/国而言,无异拒虎引狼。

德/黑/兰会议时,罗/斯/福希望苏/俄参加对/日/战/争,斯/大/林希望在大/平/洋获得不/冻/港。

至是美俄继续谈判苏/俄参加对日战争问题,斯大林谓在对德战争终了后三个月,俄/军东调,要求美/国先将军用物贤运储西/伯/利/亚,以备使用,并须先成立政/治/条约,订明战后给予苏俄的报酬。

某蒋得知消息,拟命外长访俄。

斯/大/林/主张从缓,以待他与罗/斯/福会议,并于十二月向哈/里曼说明参加对/日战争条件,包括租/借旅/顺、大/连、中/东/铁/路、南/满铁路,外/蒙/古/独立。

哈里曼电告罗/斯/福,如不与苏/俄预作协议,苏俄/将支持中/共在华/北、东/北建立政/权,如有协/议,苏/俄即可支持蒋的领导与美/国政策。

1945年2月4日,罗/斯/福、斯/大/林、丘/吉/尔会于黑/海雅/尔/塔,一为讨论战后欧洲/问题,一为讨论苏/俄对日

作战条件。

关于波/兰问题的处理,斯/大/林与罗/斯/福发生争执,竟谓美、俄是否将要一战,并正式提出对日作战的全部要求。

罗/斯/福的心力集中于早日击败日/本,他的军事顾问认为日/本的海/军主力虽已丧失,陆/军尚属
完整,数十万关东/军/尤称能战,苏/俄参战为击败关/东/军的有效途径。

2月10日,罗/斯/福让步,次日发布公告,定期召开联/合/国会议,规定管制德/国办法。

至于苏/俄参加亚/洲战争的协定,则秘而不宣,内容为苏/俄于德/国投/降后两个月或三十月内,依下列条件对日/本宣战:

  一、保持外/蒙/古(蒙/古/人/民/共/和/国)现状。

  二,恢复苏/俄1904年被日/本侵害的权利:

甲、库/页/岛南/部及附/近/岛/屿;乙、开大/连为国/际/商/港,保障苏/俄在该/港的优越利益,另以旅/顺为苏/俄租借的海/军/基/地;丙、中/东铁路及南/满/铁路由中/俄合营,保障苏/俄的优越权利;维持中/国在满洲的全部主权。

  三、千/岛/群/岛应归苏/俄。

  关于外/蒙/古,满/洲事项,罗/斯/福征得蒋的同意后,斯/大林/准备与中/国缔结一友好同盟条约。

  WW1时,协/约/国私自成立谅解,将中/国出卖,雅/尔/塔协定,中国再被出卖。

  罗/斯/福对于斯/大林/将来在华的行动,并不完全放心。

1945年4月,命/赫/尔利再访莫斯科,罗/斯/福卒后三日(四月十五日),斯/大/林、莫/洛/托/夫重申无条件的赞同美/国对华政策,尊重蒋的领导,使中/国/军/队统一。

美/国新总/统杜/鲁/门/派霍/普/金/斯(H. Hopkins)赴俄,希望斯/大/林对中/国在满/洲主权的地位及对美/国调解国、共问题的态度,加以肯定。

斯/大/林强调是年八月对日宣战,但中/国须先接受雅/尔/塔/协定,他将尽力促进中/国在蒋领导下的统一,承认满/洲属于中/国.希望宋/子/文于七月以前来俄谈判。

5月22日,赫/尔/利将雅/尔/塔协定内容密告蒋/主/席。

六月三日,蒋召见苏俄大使彼/得//罗夫(Petrov),希望苏/俄参加对日战争,协助中/国恢复东/三/省/领/土,主
/权完整,并论租借旅/顺、大/连之不宜。

八日及十日,电命在美/国出席联/合/国成/立会的行/政/院/长兼外/交/部长宋/子/文,向美/国表明,旅/顺军港最少应由中/共同使用,必须不损及中/国主/权及行/政/自主,租/借或独/占均不可行。

九日,杜/鲁/门将雅/尔/塔协定全文交宋,十三日告以斯/大/林愿助中/国/复兴。霍/普/金/斯亦说斯/大/林允支持蒋/主/席及其政/府,中/共与苏/俄无关。

八月十五日,赫/尔/利请蒋/主席依照协/定与苏/俄订约。蒋询以美/国愿否与中/俄使用旅/顺/军/港,并参加中/俄条约,美/国表示无意。蒋以/苏/俄对日作战已成定局,一旦占有满/洲,断不肯轻易交还,要挟或将更多。

现在既有美/国居间,斯/大/林/复信誓旦旦,支持/美国的对华政策,承认蒋的领导,当不致反汗食言,
不仅东/北仍大致可保,中/共亦将听命。蒋的左右亦谓如能因此换得国内的真/正/统/一及中/俄间十年以上之持久和平,可不惜予以满足,新/疆问题应与中/共问题一并解决。

六月三十日,宋/子/文偕蒋/经/国等,

①抵莫/斯/科。
七月二日,谈判开始,斯/大/林态度傲慢,谓一切须以罗/斯/福签字的雅/尔/塔/协定为根据,划旅/顺、大/连为军/事/区,中/东、南/满/铁/路及其附/属事/业归苏/俄所有,特别强调中/国须承认外/蒙/古独/立,否则如为他国/利用,苏/俄将失去远/东。宋子文表示愿给外蒙以高度自治,有权许苏/俄驻兵。斯/大/林坚持/外/蒙/独/立,如不获解决,即不谈中/俄条约。

七月六日,蒋/主/席电/宋子/文,外蒙独立问题须在中/国真/正/统/一、领/土/主/权真正无缺时,方能考虑。

苏俄如能保证东/三/省领土主权之完整,不支持中/共之割/据,不/鼓/励/新/疆之叛/乱,中/国愿于抗/日胜利
后,经外/蒙/公民投票,许其独/立。这是中/国最后的期望,如无切实保障,即相机中止/交/涉。同时命蒋/经/国以私人资格向斯/大林/说明不同意外/蒙独立理由。

斯大林谓:“今天不是我要你来帮忙,倘使你本/国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会提出要求。……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倘使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俄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断,我们/就完了。”

蒋/经/国说:“你如果参加对日作战,日/本打败之后,不会有力量占领外/蒙/古。……中/国和你订立友/好/条约,……也不会打你们。……即使中/国要想攻击你们,也还没有这种力量。”

斯/大/林/说:“日/本这个民族还是会起来的,条/约是靠不住的,只要中/国能够统一,比任何国/家进步都快。……你说日/本,中/国都没有力量占领外/蒙/古来打俄/国,不能说没有第三个力量出来这样做。”蒋/经/国问他是不是美/国,斯/大林/答称“当然”。

美/国驻/俄大使哈里曼告宋,如谈判停顿,苏/俄仍将对日作战,进兵满、蒙,伸入关内,无所约束,对中/国更为不利。

苏/俄某要员亦对蒋/经/国说,如中/俄谈/判有成,斯/大/林将助国/民/政/府统一。七月九日,宋向斯/大/林提/出三款:
一、苏/俄保证/东/三/省领/土、主/权、行/政完整;二、中/国对新/疆叛乱以政治//方式处理,苏/俄勿以军/械/接/济;三、苏/俄对中国之援助,应以中/央/政/府为限。中/国愿于击败日/本及苏/俄接受三款后,允许外/蒙独立。

中/国既对/外/蒙问题让步,斯/大林/自感满意。又经两度谈判,宋须返国报告,斯/大/林须于十七日在柏/林波/茨/坦与杜/鲁/门,丘/吉/尔会议,中俄/第一阶段谈判暂告一段落。

波/茨/坦会议时,斯/大/林坚持必须中/俄条约签订后,苏/俄始对日本宣战。

时美/国原/子/弹已试验成功,可不必定要苏/俄参战,但无法阻止苏/俄进兵中/国/东/北。七月二
十六日,美、英与中/国对日/本发出公告,重申开/罗/宣言,命日/本无/条/件投/降。

宋/子文/不欲自己签订中/俄条约,回重/庆后辞去外/交/部/长兼职,继任人为王世杰。

八月七日,宋/偕王及蒋/经/国、熊/式辉、沈/鸿烈、钱/昌照等再到莫/斯科/谈判,仍有争执。

斯/大林/以日/本已遭原/子/弹轰炸,投降在即,深恐失去参/战机会,即于八月九日对日宣战。同时加速
对中/国谈判,谓再不定议,中/共/军/队将进入满/洲。

八月十日,以日本投降,宋/子/文召集代/表/团会议,商有无改变前案必要,多主原则不变,但望早日签字。

哈里曼劝宋,勿作超过雅/尔/塔协/定范围之让步。是晚/宋与王/世/杰再/晤/斯/大/林,坚持不讨论/外/蒙/古境界问题,以宋曾有此允诺。

十二日,蒋/主/席一再电嘱,如对方不肯以中/国地/图为根据划定外/蒙/界线,则决/裂亦所不惜。代表团为求迅速解决,不必拘拘于确定一界线地图,决由宋、王致电重/庆,请授以全权。

同时由蒋/经/国去电,谓如坚持,必破裂。十三日夜,得覆电,命宋、王全权处理。

八月十四日,“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由王/世/杰与莫/洛/托夫正式签字,外/蒙以现在境/界为准。宋说条/约为中/苏带来三十年和/平合作,斯/大/林/举杯对熊式辉说:“祝中/国/军/队永/远/强/大。日/本、德/国之失败,为野心太大,贪人土地者,其后必败。”

  条约要点如下:

  一、两国协同对日作战。

  二、互尊主/权与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

  三、战/后彼此给予一切可能的经/济的援助。

  四、条约有效期为三十年。(以上为正文)

  五、苏/俄同意予中/国中/央政/府,即国/民/政府以道/义、军/需品/及其他物资援助。

  六、苏/俄承认中/国在东/三/省之充分主权,并尊重其领/土及行/政之完整。

  七、苏/俄对于最近新/疆事变,无干涉中/国/内/政之意。


  八、如外/蒙/古/依公民/投票,证实其独/立愿望,中/国当予承认。苏俄/声明尊重其政/治/独/立与土/地完/整。(以上为换文)

  九、中东、南/满铁路合并为中/国长/春/铁路,归中/俄共有共管,中国/担任保护;其支线与附属事业及土地为中/国所有。

  十、大/连开为自由港,行/政权属于/中国,码头仓库之一半由苏/俄租用。

  十一、旅顺作为中/俄共用的海/军基地。设立中/俄军/事/委/员/会,苏/俄负担保护之责,民/事/行/政属于中/国。

  十二、俄/军入满洲后,中/国/国/民/政/府派/员在已收/复之领/土设立行政机构。(以上为协定)

  十三、苏/俄声明,日/本投/降后三星期内,苏/俄军队开始撤退,三个月完成。(以上为记录)

  中国虽失去了外/蒙,未能收回中/东、南满铁路及旅顺、大连,总算换得了苏/俄尊重中/国/主权及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及新/疆事变、援/助/国民/政府、定/期撤兵的诺言。不过苏/俄是否信守不贰,则系于/斯/大/林的一念




很不幸的是,这之后,中/国爆发了内/战,红色和蓝色打得水深火热。

当时斯/大/林决定不干涉中/国/内/政,蓝色的逃到那个岛上去之后,还是在埋怨毛子的不守信用。(他啥时候守信用过?)

于是第二次结盟也这样杯具了……




3.最著名的情人节同/盟条约。

这一点大概大家都比较熟悉吧。

那就简略点说吧,被殴……

1950年2月14日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为期好像也是30年?(忍不住想吐槽那个几千斤大白菜的嫁妆- -咳咳 收住……还是忍不住幸好没有续约,不然没几年他解体了- -那应该往哪里摆啊,老脸。)

其实的确是当时的历史环境决定了不得不“一边倒”。

很多破廉耻的事儿也是50年代发生的。

而不幸的是(好多不幸= =)60年代古/巴/危/机,中/苏/论/战之后,基本上可以算作是同/盟关系破裂。(我故意不要提那些很著名的虐事件啊 即可修- -这种随手就可以翻来的东西,我不要写在博文里面T T)


综上所述

这就是【结婚魔咒】

露中两只非常不适合结婚= =每次婚姻都不到一半就失败,锤墙啊。

所以最后我们来治愈一下吧……




1996年确立了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之后,双方已经一致决定一起展望更美好的未来(?),在很多国/际大事上,默契十足,互相帮忙,(夫妻同声?)。期间有很多很感人的事儿哦=。 =有空另外写博文来表。

2001年7月16日中/俄两国签订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表明,中/俄两大民族决心世代友好下去。(不吐槽= =)

而2009年10月签署的《弹、道、导、弹和商、用、舰、载、火、箭、发、射、通报协、议》,(没错,就是那个射之前那啥啥啥……)被不少中外人士看做是“准/同/盟”关系的建立。

虽然过去有过诸多不幸,还是要手牵手向前走?

尽管这些年明里暗里露西亚提出过很多次复婚的要求,都被拒绝了。

同居才是最高的啊,你们有【结婚魔咒】

为了露中党的幸福,还是不要拿证比较好= =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官方语录
中/俄两国关系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第一句话就是处在最好的历史时期,第二句话就是处在最重要的历史阶段。前一句话讲的是现在,后一句话讲的是未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不鸡血会死星人

嘉兰百合

Author:嘉兰百合
※2.8次元 时政历史宅
※ACG狂热份子 伪腐女——只是我喜欢的CP恰好是露中而已 摊手
※最近APH狂热中 不用担心 这个人爬墙比较慢
※这个博客是个死蠢地儿 宗旨是学术性(弥天大雾)探讨露中(主)关系 以及堆放各类鸡血
※勾搭请随意 ~\(≧▽≦)/~
※APHのCP观,牵涉到本博可能出现的某些酱油CP:
露中本命(不可拆不可逆)、中华组(搭配随意?)、米英(专业课荼毒的结果)、相声组(三公主X起源君)、奥洪、东西、法贞、中立兄妹……
为了和谐,天雷不表。

真· 吐槽
亲爱的
本博LOGO
本博logo,链接请自取 本博logo,链接请自取
有爱链接
最新文章
最新引用
类别
最新留言
好友一览

花とゆめ

落滿灰塵的小角落

西木

卖水管的王老板

依存记录

腐水橫流

被窩。

「Endless」

茶几人生
RSS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第N次与鸡血(?)的相遇
Flag
free counters
世界地图
风铃